“气功大师”严新:80年代的大忽悠跌落神坛后狼狈逃往海外

发布日期:2021-09-15 23:05   来源:未知   阅读:

  最近网络上多了两句流行语:“年轻人不讲武德”,“耗子尾汁”,同时配套的可能还有太极形意拳“专家”马保国“老师”的视频。

  马保国在视频中向观众展示了一段他的“闪电五连鞭”功夫,只见他乱舞一番,身体周围有一圈蓝色的特效围绕着他闪动,最后配上五个大字“闪电五连鞭”,这样一套秘籍就算施展完了。

  马保国的视频一经发布就受到了疯狂点击和转发,不过人们不是相信他说的话,因为所谓的五连鞭的特效实在不怎么像样,一看就知是假,大家都觉得这位年纪颇大的马老师只是在哗众取宠,拿来乐呵一下就完了。

  今年五月份时,马保国企图用他的闪电五连鞭击倒一位搏击教练,可惜没有出手的机会就被打倒在地,昏迷长达2分钟。

  其后,马保国在网上攻击该搏击教练不讲武德,乘他不注意的时候攻击他,让对方好自为之。随后这两句话迅速成了互联网的流行语,网友们还将好自为之改成“耗子尾汁”用来嘲笑他。

  其实,早就这场比赛之前,马保国就曾经在网上叫嚣要教训打假王---此君专门约战各位气功、神功大师,可是最后他以场地不适宜比赛改地址,在对方不放弃地改完地址再次邀约他时,他又施计匿名报警,称比赛场地有人“聚众打架”,打假王最后被警察带走,这场闹剧才收场。

  马保国有没有神功?看来是没有的。他自称是师承形意拳和太极拳,其实仍然脱胎于气功,而气功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被人戳破是一场骗局,这些新时代的“大师”只能另辟蹊径,换个名头继续忽悠。

  上个世纪80、90年代气功曾在中国风靡一时,最高时期曾有万人在广场上同练气功,而后气功大师严新的谎言败露只能远走他乡,据说现在仍在海外“授业解惑”,这些气功大师把自己吹得这么玄幻,为什么人们还愿意相信呢?

  严新出生于1950年,四川江油人,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江油读的书,毕业后他在绵阳卫校读了两年半的书后,回到江油一家医院做医生,后来又调去江油县卫生防疫站工作到1974年8月。

  9月份他回炉重造,进入成都中医学院医学系进行深造,毕业后分配到绵阳中医学校做老师,教授的学科包括了内科、妇科和基础理论等学科。

  1982年开始,严新被调到重庆中医研究所,主要负责临床工作,这个阶段他开始结合中西医疗法和气功疗法对病人进行诊疗,后号称自己的气功可以治疗疑难杂症,并且当时确实有许多人声称是被严新的“气功”所治好的。一时之间,来找严新求医的人非常多,他的名气渐渐打响了。

  严新开始对外宣称自己是少林和尚“海灯法师”的徒弟,这位海灯法师也是四川江油人士,号称自己有“绝世武功”,后被证明是作假。

  但是在当时,海灯法师的徒弟确实是个叫得响的名号。严新就利用这一点,再加上他曾经有几年中医学背景,开始了他招摇撞骗的一生。

  1985年,严新已经有了一批忠实的信徒,他的事情甚至引来了媒体注意的目光,《体育爱好者》、《气功与科学》等杂志将他的事迹添油加醋,大肆报道。

  当时的人民比较朴素,金多宝主攻3肖,很相信报纸杂志上报道的奇闻异事,现在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当时统统被视为正常的事情。

  1987年,大兴安岭发生特大火灾。严新收到了一封急件,来自沈阳军区司令部。信中称,听闻严新的气功可以灭火,是否能够在这方面进行援助。

  严新把自己封闭在离大兴安岭2000公里外的一个小楼上,声称自己要开始发功,发完功后他对信徒说,三天后,火势就会减缓了。

  果然,在官兵的奋力拼救下,三天后大兴安岭的火势减弱,几天后火灭了。严新就说,火是我发功扑灭的。

  媒体报道了这一事件,严新的信徒沸腾了,他们的大师连山火都能扑灭,还有什么神迹是不可能的呢?随着这一事件的发酵,严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他随后还表示自己能拦截。

  另一方面,严新也不忘抓紧敛财。他开设教学班,收取高昂的学费,同时还出售80元一盘的教学磁带,1980年代的80元对于一盘磁带来说是高得离谱的价格,但是购买的人络绎不绝。

  严新还到处开设讲座,宣扬气功的好处,吸取更多的人追随他,进一步扩大影响。他还曾经召集千人、万人在空旷的广场上进行集体练功,规模前所未有。

  最重要的是,各地不断传出被严新治愈的病人的消息,人们对这位一代气功大师深信不疑,心甘情愿拜倒在这位大师脚下。

  当时,国内有一大批与严新类似的“能人异士”在活动,他们的共同之处是都具有特异功能或者某种“功夫”。无知的群众整天顶礼膜拜这些所谓的大师,歪风邪气越演越烈。

  1979年,四川大足县发现了一位能用耳朵辩字的孩子唐雨,此后全国各地像雨后春笋般涌现了一批能用鼻子、用腋窝读字的孩子,一时之间能用上的器官都用上了。

  1979年5月,《人民日报》连续刊登了叶圣陶的两篇文章,驳斥了这种无稽之谈,认为这样违背科学常识的事情登上大雅之堂是对建设四化的中国的侮辱。

  于是,从1981年到1982年,反对异能派和支持派进行了长久的辩论。反对的声音当中,于光远是领头人,他公开表示类似耳朵识字、气功治愈绝症的事情是没有科学依据的。

  申振钰是《自然辩证法通信》副主编,当时编辑部受到了于光远的影响,临时成立了“人体特异功能调查研究联络组”,而她则成为了负责人。

  她忠实地记录下了当时人们对于气功和特异功能者的狂热,在她看来,当时的气功大师就像明星一样,走到哪里都会受到追捧。当时整个社会正处于狂热信教的状态,反对派的声音根本无法被大众听进去。

  1994年,中央终于开始管理这些特异功能者和气功大师们,发布了《关于加强科学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表示要破除伪科学,这时,于光远和申振钰等人的言论才被重新重视,“江湖”上的骗子们散得散,逃得逃,这场伪科学的闹剧终于收场了。

  此时严新在国内也渐渐地名声扫地,因为他吹牛吹得越来越大,一次骑虎难下的公开发功仪式上,他未能帮助瘫痪的病人站起来,人们对他的信任开始崩塌。

  在中央的消息出来后,他连夜收拾好细软逃往海外,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仍不死心,在国外他的活动范围主要是美国和加拿大,他拿出老一套办法,欺骗对气功一无所知的人们,开办气功讲座鼓吹自己的神功,目的仍然是收取高额的学费以满足自己的奢靡生活。

  严新的举动还受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美国政府将其作为宣扬中国政治迫害的范例对中国进行抹黑,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说一下,双方可谓狼狈为奸,各取所需。

  严新这位一代忽悠大师之所以能够成功,当时的时代背景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文革后,禁锢的思想一下子被解放,人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非常高,但是辨别的能力不强,气功和特异功能之流采用各种欺骗的手段向人们展示了“高超”的本领,朴素的群众深信不疑。

  此外,当时的中国处于“如何快速赶英超美”的渴望下,自身科研体系较为薄弱,在无法快速产出实际效果之时,有些高层就想到了特异功能救国的方法,像《自然杂志》就是其中一本为该类学说正名立位,瞎编乱造的神书。

  导弹之父钱学森还曾经在这本杂志上对人体实验发表过看法,他称之为“人类史上的第二次文艺复兴”,钱学森可能是受了苏联人体实验的影响,但是他的这一番话却极大地推动了特异功能和气功者的科学地位,从而点燃了这场闹剧的最后一把火。

  但是纸包不住火,骗子们终于还是一一露馅了,在几次医疗事故造成病人死去后,严新和其他特异功能者纷纷现形,到1995年,在国家的带领下终于肃清了这股不正之风,社会秩序才开始走上正轨。

  气功浪潮,是一场完完全全的闹剧,它被不同方面的力量利用,将伪科学包装成一道大餐,给整个社会带来了严重灾难。

  只有破除迷信,利用科学的方法进行辩证,才能真正勘破生命和宇宙的奥秘,为人类未来的发展指引对的方向。